飞卢盗版书最全的网站 > 穿越小说 > 一品宰辅 > 第一章 三月三
    “九曲池头三月三,柳毵毵。

    香尘扑马喷金衔,浣春衫。

    苦笋鲥鱼乡味美,梦江南。

    阊门烟水晚风恬,落归帆。”

    行云流水,落笔如云烟,一首《梦江南》落于纸上,墨晕微染间,浓淡枯湿断连辗转,粗细藏露气象万千!

    看着这幅字,许小闲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放下手里的毛笔,他站在了墙边,墙上挂着一面铜镜,铜镜中是一张清瘦还略显稚嫩的脸。

    这脸上,却有一双深邃如渊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眸子黑得发亮!若是仔细看去,仿佛还带着难以言喻的神秘威严。

    许小闲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摸了摸这面铜镜,低声一字一句的笑道:“许小闲,你好!”

    铜镜里的人儿也翘起了嘴角,嘴儿开合,似乎也在向他说:“许小闲,你好!”

    耸了耸消瘦的肩膀,扬了扬那双笔直的眉,“好个屁!”

    他一声叹息,又来到了书案前,抬头看着窗棂外渐渐明亮的天光,昨儿一宿春雨,天井里的那颗老柳树抽出了鹅黄的嫩芽儿,那处假山上也冒出了许多嫩绿的野草,他才忽然发现,春已来到。

    三月三了,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又三天了。

    他出了门,来到了院子里,坐在了凉亭下,再一次的打量了一下这宅子。

    这宅子挺好,但作为这宅子唯一的主人,他却住在偏院!

    那便宜老爹在十四年前死在了辰朝边境上阳县,把他这个孤儿给丢在了这里——这里是:

    大辰皇朝,

    北凉府,

    凉州,

    凉浥县!

    简称凉凉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叫许小闲,字繁之……所以这个爹当初取这名字的时候,究竟是希望他闲呢还是忙呢?或许那时候那人的内心是极为矛盾的。

    大名为闲,还被丢在这辰朝的北境,想来是希望他能得闲的。

    刚好煮上一壶野草茶,那月亮门里风风火火跑来了一个穿着一身绿色裙儿的女子,她穿行在回廊间,衣裙飘舞,就像一只翻飞的蝶儿……明儿得让她换一身黄色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叫稚蕊,是父亲曾经捡来给他作伴的妹妹,和他相依为命一起长大,结果长成了他的丫鬟——因为这些年若不是稚蕊的服侍,这前身恐怕早就死了,不知道会便宜哪个穿越者,但肯定轮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少爷、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稚蕊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许小闲的面前,胸口起伏不平,她咽了一口唾沫,还没来得及说话,却听少爷说话了。

    少爷的声音很平和,却和以往极为不同,因为那平和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她无法抗拒的味道——这种感觉怎么说呢?

    稚蕊觉得这声音若春风却不漂浮,似天籁极显稳宁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就一个字。

    稚蕊乖乖的坐在了少爷的对面,抬眼看着服侍了十二年的少爷,愈发觉得有些陌生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难以言喻,这三个月来,对面的这个少爷和她脑子里的那个熟悉的少爷总是无法重合在一起——

    以往的少爷只知道读书,性子极为懦弱,他是断然不会在这空庭闲坐喝茶的,而且见自己如此慌忙的过来,也定会吓得失了颜色,以为是这府上的张管家又要寻他麻烦。

    但自从少爷的病好了之后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,他极少再看书,但时常会写写字——那字比以往更漂亮!

    他也时常会在这庭院里坐坐,煮一壶他自己在这院子里采摘的野草——他说这是草茶,然后静静的喝着茶,静静的看着梅花开、雪花落。

    那双原本已显灰暗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起来,漆黑的眸子似乎还有一种洞悉心底的魔力,若是和他对视,自己的视线总是会不自觉的移开。

    倒不是害怕,而是稚蕊总觉得少爷的眼底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忧郁。这忧郁飘飘渺渺,仿若深秋时候被云雾锁住的、将现未现的瞿山。

    似乎里面蕴含着些什么,似乎能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给看透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去帮我把张管家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稚蕊还没来得及说话,许小闲却说话了。依然淡然,如这和煦春阳,却若有一记春雷炸响在稚蕊的耳畔,令她目瞪口呆半晌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因为少爷说的是将张管家叫过来!

    以前可都是少爷战战兢兢的去主院见张管家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我听错了?

    稚蕊紧张的捏紧了衣摆,小嘴儿轻启,弱弱的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……少爷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去把张管家给少爷我叫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稚蕊迟疑了五息,这才慌忙起身,捏着裙摆的手似乎忘记了松开,她向月亮门跑去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少爷大病一场,那张管家是巴不得少爷死了,若是少爷死了,这府上的一切只怕都会落在张管家的手里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少爷没死,这偌大的府邸也掌握在张管家的手里。

    老爷去世之前给少爷留下了足足五千两银子的巨款!若是经营得当,足以让少爷衣食无忧一辈子!

    但这些银两却都掌握在张管家的手里,少爷连荷包都没一个,口袋里自然也没半个铜板。

    张管家用属于少爷的银子养了十个家奴,平日里出去可都会乘车坐轿,反倒是少爷,出行仅有一辆老马拉的破车。

    恶奴欺主,满城皆知,少爷懦弱不堪,也成了这凉浥城的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稚蕊是怒其不争的!

    这一切本应都是少爷的,却被那恶奴给占了,只因少爷是这凉浥城出了名的无能书呆子!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心里再次为少爷鸣不平,心想啥时候少爷才能有少爷该有的样子呢?

    许小闲坐在凉亭里喝了一杯茶,那双秀气而平直的眉微微皱了起来,对于而今这个身世他颇为疑惑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里他大致弄明白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情况——大辰建国十六年,武将繁多而文臣凋敝,当今太玄皇帝极为重文,文人之地位极高,自己哪怕没有中举人却也是个秀才身份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,无论如何这管家也没可能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骑在主人的头上。更何况这原主人明明高中,但放榜的时候莫要说解元,居然连名儿都没有!

    他觉得这事儿的背后怕是有些文章,而且这文章还很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占有了这具身体,那当下就得弄清楚背后的事,不然自己一个穿越者被人给阴死了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所以这第一步就得收回这府上的权力,还得弄明白张管家敢如此嚣张的缘由。

    看了看自己这单薄的身子骨,想了想,那恶奴身材魁梧还不讲道理……自己现在这小身板若是打起来可是要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回了房间,从床下拖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登山包——这年头,穿越总得带点啥来。

    在那登山包里掏了掏,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然多了一根黑色短棍。

    将这短棍插在腰间,许小闲继续好整以暇的饮茶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他渐渐习惯,还渐渐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没了手机,没了电视,也没啥娱乐活动,不用为职称阿谀奉承,也不用为应酬强颜欢笑。夜里可早睡,早上自然早醒。

    日子平淡,节奏很慢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这许府掌握在自己手里,收回老爹留下来的银子,得去买点田地,学傅小官那样当个逍遥小地主,小日子就这么过吧。

    前世本就是个孤儿,唯一念想的是新婚不久的妻子,哎……隔壁姓王,邻居没找好。

    这一世居然又是个孤儿,难不成我和孤儿杠上了?

    他哑然一笑,抬眼便看见稚蕊紧张的带着张管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管家就纳闷了,那傻子今儿是怎么了?居然敢使唤个丫头将自己叫来,看来得给他几分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稚蕊站在一旁怯怯的看着,小手儿不觉间又捏紧了衣摆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在张管家和少爷的身上游离,不禁愈发的担心起来——

    这张管家生得虎背熊腰,还满脸的横肉,少爷和他比起来实在显得单薄……稚蕊抿了抿嘴唇,心想若是张管家敢对少爷不敬,我非得扑过去咬他一口才成!

    不,得放来福!

    张管家背负着双手趾高气昂的站在了许小闲的面前,便见许小闲放下了茶盏,便听到许小闲忽然乜了他一眼,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句话就两个字:“跪下!”

http://www.qjzfcgw.com/22_22611/1007109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qjzfcgw.com
飞卢盗版书最全的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qjzfcgw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